当前位置:首页 >唐诗宋词精选>李白> 文章

李白

子夜四时歌:夏歌

来源:好妈妈发布时间:13-04-16

《子夜四时歌》为南朝乐府民歌,收录在宋代郭茂倩所编《乐府诗集》中,属“清商曲辞·吴声歌曲”,相传是晋代一名叫子夜的女子创制,多写哀怨或眷恋之情。现存七十五首,其中春歌二十首,夏歌二十首,秋歌十八首,冬歌十七首。又称《吴声四时歌》或《子夜吴歌》,简称《四时歌》。


子夜四时歌之夏歌二十首

高堂不作壁,招取四面风。吹欢罗裳开,动侬含笑容。
反覆华簟上,屏帐了不施。郎君未可前,等我整容仪。
开春初无欢,秋冬更增凄。共戏炎暑月,还觉两情谐。
春别犹春恋,夏还情更久。罗帐为谁褰,双枕何时有?
叠扇放床上,企想远风来。轻袖拂华妆,窈窕登高台。
含桃已中食,郎赠合欢扇。深感同心意,兰室期相见。
田蚕事已毕,思妇犹苦身。当暑理絺服,持寄与行人。
朝登凉台上,夕宿兰池里。乘月采芙蓉,夜夜得莲子。
暑盛静无风,夏云薄暮起。携手密叶下,浮瓜沉朱李。
郁蒸仲暑月,长啸出湖边。芙蓉始结叶,花艳未成莲。
适见戴青幡,三春已复倾。林鹊改初调,林中夏蝉鸣。
春桃初发红,惜色恐侬擿。朱夏花落去,谁复相寻觅。
昔别春风起,今还夏云浮。路遥日月促,非是我淹留。
青荷盖渌水,芙蓉葩红鲜。郎见欲采我,我心欲怀莲。
四周芙蓉池,朱堂敝无壁。珍簟镂玉床,缱绻任怀适。
赫赫盛阳月,无侬不握扇。窈窕瑶台女,冶游戏凉殿。
春倾桑叶尽,夏开蚕务毕。昼夜理机缚,知欲早成匹。
情知三夏熬,今日偏独甚。香巾拂玉席,共郎登楼寝。
轻衣不重彩,飙风故不凉。三伏何时过,许侬红粉妆。
盛暑非游节,百虑相缠绵。泛舟芙蓉湖,散思莲子间。


李白 子夜四时歌

李白仿照南朝乐府《子夜四时歌》所写,亦称《子夜吴歌》,也分春歌、夏歌、秋歌、冬歌。

子夜吴歌·夏歌

镜湖三百里,菡萏发荷花。
五月西施采,人看隘若耶。

回舟不待月,归去越王家。;


《子夜吴歌·夏歌》是唐代诗人李白的一首五言古诗。李白的《子夜吴歌》分咏四季,这是第二首《夏歌》。并由原来的五言四句扩展为五言六句。此诗题咏的是古代传说中的美女西施。李白秉着古代乐府诗的传统,铺叙历史事件的概要,不抒发他的情趣,而让读者随心体会。




作品注释

①子夜吴歌:六朝乐府吴声歌曲。《唐书·乐志》:“《子夜吴歌》者,晋曲也。晋有女子名子夜,造此声,声过哀苦。”《乐府解题》:“后人更为四时行乐之词,谓之《子夜四时歌》。”李白的《子夜吴歌》也是分咏四季,这是第三首《秋歌》。并由原来的五言四句扩展为五言六句。[1]
②镜湖:一名鉴湖,在今浙江绍兴县东南。[2]
③菡(hàn)萏(dàn):荷花的别称。古人称未开的荷花为“菡萏”,即花苞。[3]
④若耶:若耶溪,在今浙江绍兴境内。溪旁旧有浣纱石古迹,相传西施浣纱于此,故又名“浣纱溪”。[4]
⑤回舟不待月:指西施离去之速,就在回舟的时候,月亮尚未出来,就被带邀而去了。这是夸饰的修辞手法。[2]

编辑本段作品格律

镜湖三百里,菡萏发荷花。
●○⊙●●,●●●⊙△。
五月西施采,人看隘若耶。
●●○⊙●,○⊙●●△。
回舟不待月,归去越王家。
⊙○⊙●●,○●●⊙△。
注:○平声 ●仄声 ⊙可平可仄 △平韵
这首诗的韵脚是:六麻;可“九佳(半)六麻”通押。[5]

编辑本段作品赏析


  李白《子夜四时歌·夏歌》诗意图

这首诗以写景起端:“镜湖三百里,菡萏发荷花。”广阔三百里的镜湖,在含着花苞的荷花吐发的时候,西施泛舟出现了,成为采莲人,但是她的艳丽和美名引起了轰动,“人看隘若耶”,人人争餐秀色,使宽阔的若耶溪变得狭隘了,这一“隘”字传神,那种人潮汹涌、人舟填溪满岸的热闹场面,犹如呈现在读者眼前,将王维的“艳色天下重”的虚写,变成了轰动当地的如实描绘。这里又戛然而止,不再在西施身上着墨,而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,让读者以合理的想象来补足:勾践早已确定使用美人计来对付吴国,而西施的美艳倾倒众生,轰动当地,那么越国的君臣也不用去费力探访了,有了这位不二的美女人选之后,才“回舟不待月,归去越王家”。较之王维的“朝为越溪女,暮作吴宫妃”,语异而意同,王维的诗多了一重曲折,略去了勾践君臣实施美人计的过程;李白的诗实施了“截割”,割去了选作吴宫妃子的结果,同样地表现了“艳色天下重”的意义。这种截割,多了一些含蓄和暗示:既然是“归向越王家”,勾践同样也能留下这个美人,但他在“报吴”、“复仇”的目标下克制住了;而西施的入吴,却成为亡吴的原因之一。这等于是提醒读者:“到底是因为吴王夫差好色之过,还是由于西施成了亡吴的关键?如果西施是灭亡吴国的关键,那么越国在后来的灭亡又是因为什么?”李白没有对后续的发展着墨,并不是他写不出,而是他有意不写。这样做,同样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余地。
西施采莲,在若耶溪里,不但有传说,而且合情理;至于泛舟三百镜湖之中,则是作者的想象了。但这一想象却有更改事实之嫌,因为如果是借镜湖湖水的清澈来表现西施“自鉴其美”,或者是借三百里的水程来表现拜倒西施的人的众多,那么下句“人看隘若耶”就显得多余了,这可能是李白百密一疏的笔误。[2]

编辑本段作者简介

李白(701——762),字太白,自称与李唐皇室同宗,祖籍陇西成纪(今甘肃天水)。少年时居住在四川,读书学道。二十五岁出川远游,先后居住在安陆、鲁郡。在此期间曾西入长安,求取功名,却失意东归;后来奉诏入京,供奉翰林。不久因受谗言出京,漫游各地。安史之乱起,为了平叛,加入永王李军幕僚;后来永王为唐肃宗所杀,因受牵连而被流放夜郎。遇赦东归,投奔族叔当涂(今属安徽)县令李阳冰,不久病逝。他因写诗而闻名,为当时的人们所激赏,称赞他的诗可以“泣鬼神”。他以富于浪漫主义色彩的诗歌反映现实,描写山川,抒发壮志,吟咏豪情,因而成为光照古今的伟大诗人。

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