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唐诗宋词精选>李白> 文章

李白

南奔书怀

来源:好妈妈发布时间:13-04-19

《南奔书怀》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的作品。此诗作于安史之乱爆发后,诗中含有忧时愤世,为国立功的现实色彩,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和史料价值。


作品原文

南奔书怀
遥夜何漫漫⑴,空歌白石烂。
宁戚未匡齐⑵,陈平终佐汉⑶。
搀抢扫河洛⑷,直割鸿沟半⑸。
历数方未迁⑹,云雷屡多难⑺。
天人秉旄钺⑻,虎竹光藩翰⑼。
侍笔黄金台,传觞青玉案。
不因秋风起,自有思归叹⑽。
主将动谗疑,王师忽离叛。
自来白沙上⑾,鼓噪丹阳岸⑿。
宾御如浮云⒀,从风各消散。
舟中指可掬⒁,城上骸争爂⒂。
草草出近关,行行昧前算⒃。
南奔剧星火,北寇无涯畔。
顾乏七宝鞭,留连道傍玩⒄。
太白夜食昴,长虹日中贯⒅。
秦赵兴天兵,茫茫九州乱。
感遇明主恩,颇高祖逖言。
过江誓流水,志在清中原⒆。
拔剑击前柱⒇,悲歌难重论。

注释译文

作品注释

⑴漫漫:一作“时旦”。《楚辞》:“靓杪秋之遥夜。”遥夜,长夜也。
⑵《孟子疏》:《三齐记》云:齐桓公夜出迎客,宁戚疾击其牛角高歌曰:“南山粲,白石烂,生不遭尧与舜禅。短布单衣适至骭,从昏饭牛薄夜半。长夜曼曼何时旦?”桓公乃召与语,悦之,遂以为大夫。
⑶《史记》:陈平曰:“臣事魏王,魏王不能用臣说,故去事项王。项王不能信人,其所任爱非诸项即妻之昆弟,虽有奇士不能用,平乃去楚。闻汉王之能用人,故归大王。”
⑷《尔雅》:“彗星为欃枪。”曹植《武帝诔》:“搀抢北扫,举不浃辰。”
⑸《史记》:“项羽乃与汉王约,中分天下,割鸿沟而西者为汉,鸿沟而东者为楚。
⑹《书·大禹谟》:“天之历数在汝躬。”孔安国《传》:“历数,谓天道也。”《正义》云:“历数,谓天历运之数,帝王易姓而兴,故言历数为天道。”
⑺云雷,用《周易·屯卦》义,其卦以震遇坎,故取象云雷。其义以乾坤始交而遇险难,故名屯。屯,难也。
⑻《魏略》:邯郸淳诣临淄侯植,归,对其所知叹植之才,以为天人。《周书》:“王左杖黄钺,右秉白旄以麾。”
⑼虎竹,铜虎符、竹使符也。《诗·大雅》:“价人维藩,大宗维翰。”
⑽张翰为齐王冏东曹掾,因秋风起,思吴中菰菜、莼羹、鲈鱼脍,遂命驾而归。
⑾自来白沙上:一作“兵罗沧海上”。《文献通考》:真州,本唐扬州扬子县之白沙镇。胡三省《通鉴注》:今真州治所,唐之白沙镇也,时属广陵郡。《扬州府志》:白沙洲,在仪真县城外,滨江,地多白沙,故名。按《南史》,南齐于白沙置一军,即此。
⑿《左传》:越子为左右句卒,使夜或左或右,鼓噪而进。按《唐书·地理志》,江南东道润州,又谓之丹阳郡,领丹徒、丹阳、金坛、延陵四县。
⒀鲍照诗:“宾御纷飒沓。”
⒁《左传》:楚疾进师,车驰卒奔乘晋军。桓子不知所为,鼓于军中,曰:“先济者有赏。”中军、下军争舟,舟中之指可掬也。
⒂《左传》:华元夜入楚师,登子反之床,起之曰:“寡君使元以病告,曰:敝邑易子而食,析骸以爂。”杜预注:“爂,炊也。”
⒃《魏书·陆真传》:东平王道符反于长安,杀雍州刺史鱼元明,关中草草。《洛阳伽蓝记》:洛中草草,犹不自安。《左传》:蘧伯玉遂行,从近关出。谢惠连诗:“倚伏昧前算。”
⒄《晋书·明帝纪》:王敦将举兵内向,帝密知之,乃乘巴、滇骏马微行,至于湖阴,察敦营垒而出。有军士疑帝非常人。又敦方昼寝,梦日环其城,惊起,曰:“此必黄须鲜卑奴来也。”于是使五骑物色追帝。帝亦驰去,马有遗粪,辄以水灌之。见逆旅卖食妪,以七宝鞭与之,曰:“后有骑来,可以此示也。”俄而追者至,问妪,妪曰:“去已远矣。”因以鞭示之。五骑传玩,稽留遂久。又见马粪冷,以为信远,而止不追。
⒅《汉书》:荆轲慕燕丹之义,白虹贯日,太子畏之。卫先生为秦画长平之事,太白食昴,昭王疑之。应劭曰:燕太子丹质于秦,始皇遇之无礼。丹亡去,厚养荆轲,令西刺秦王,精诚感天,白虹为之贯日也。苏林曰:白起为秦伐赵,破长平军,欲遂灭赵。遣卫先生说昭王益兵粮,为应侯所害,事用不成,其精诚上达于天,故太白为之食昴。昴,赵分也。将有兵,故太白食昂。食者,干历之也。
⒆《晋书》:祖逖为奋威将军、豫州刺史,渡江,中流击楫而誓曰:“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,有如大江。”词色壮烈,众皆慨叹。
⒇江淹《恨赋》:“拔剑击柱,吊影惭魂。

作品译文

漫漫遥夜,空歌白石。
甯戚未能辅助齐王,陈平终于辅佐汉王。
叛军横扫河北洛阳地区,几乎形成楚汉相争,以鸿沟为界的局面。
劫数未完,还有很多云雷灾难。
永王受皇上诏遣,掌管藩镇,手握虎竹符。
我被请入他的僚幕,侍笔在黄金台傍,传觞于青玉案上。
并不因为秋风起想吃鲈鱼,才有思归的思想。
是因为主将受到谗言挑拨,王师忽然分离叛变。
从白沙顺流而下,在丹阳江岸鼓噪而行。
宾客卫士如浮云,从风各自消散。
只省下几个人,一手就可以数尽,城上尽是士兵遗骸。
我匆匆逃出近关,此行真是失算了,不该出山。
迅速南奔如流星火,可是北边的寇盗却无人抵抗。
没有七宝鞭诱惑追兵,让他们留连道傍玩耍。
太白金星夜里吞食了白虎星,长虹贯日,永王被杀。
秦赵正在天兵混战,茫茫九州大乱。
感遇明主的知遇之恩,很钦佩祖逖的豪言壮语。
我的壮志是过江过江,清扫中原。
现在计划毁了,不禁拔剑砍击前庭大柱,悲歌自叹,与谁重论得失。[3]

创作背景

一般学者把《南奔书怀》系于公元757年(唐肃宗至德二载)。郭沫若在《李白与杜甫》中认为此诗写于公元755年(天宝十四年)冬季安禄山叛乱时。郁贤皓《李白洛阳行踪新探索》(《南京师大学报》1986年第3期)一文认为此诗说明了李白携宗夫人,由梁园经洛阳沦陷区向西过函谷关奔逃的经历。[4]

作者简介

李白(701~762)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。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,有“诗仙”之美誉,与杜甫并称“李杜”。其诗以抒情为主,表现出蔑视权贵的傲岸精神,对人民疾苦表示同情,又善于描绘自然景色,表达对祖国山河的热爱。诗风雄奇豪放,想像丰富,语言流转自然,音律和谐多变,善于从民间文艺和神话传说中吸取营养和素材,构成其特有的瑰玮绚烂的色彩,达到盛唐诗歌艺术的巅峰。存世诗文千余篇,有《李太白集》30卷。
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