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唐诗宋词精选>杜甫> 文章

杜甫

宿府

来源:好妈妈发布时间:13-04-24

《宿府》是唐朝大诗人杜甫的著作之一,诗词脍炙人口,流传至今,广为传颂,深受后人喜爱。



【原文】: 

   清秋幕府井梧寒,独宿江城蜡炬残。

  永夜角声悲自语,中天月色好谁看。

  风尘荏苒音书绝,关塞萧条行路难。

  已忍伶俜十年事,强移栖息一枝安。 

  【作者】: 杜甫 

  【朝代】: 唐 

  【作者小传】: 

  杜甫(712—770),字子美,自号少陵野老, 盛唐大诗人,号称“ 诗圣”。原籍 湖北襄阳,生于河南巩县。 初唐诗人 杜审言之孙。 唐肃宗时,官左拾遗。后入蜀,友人严武推荐他做剑南节度府参谋,加检校工部员外郎。故后世又称他杜拾遗、杜工部。 

  【体裁】: 七言律诗 

  【 格律】: 

  ○平声 ●仄声 ⊙可平可仄 △平韵 ▲仄韵 

  本作的韵脚是:十四寒;可"十三元(半)十四寒十五删一先"通押。 

  清秋幕府井梧寒,独宿江城蜡炬残。 

  ○○●●●○△,●●○○●●△ 

  永夜角声悲自语,中天月色好谁看。 

  ●●●○○●●,⊙○●●●○△ 

  风尘荏苒音书绝,关塞萧条行路难。 

  ○○●●○○●,○●○○⊙●△ 

  已忍伶俜十年事,强移栖息一枝安。 

  ●●○○●○●,○○○●●○△ 

  【注释】: 

  ①府:幕府。古代将军的府署。杜甫当时在严武幕府中。 

  ②井梧:梧桐。叶有黄纹如井,又称金井梧桐。 

  ③永夜:整夜。自语:如自言自语。中天:半空之中。 

  ④风尘荏苒:谓战乱已久。荏苒:指时间推移。 

  ⑤伶俜(pīng):流离失所。十年事:杜甫饱经丧乱,从天十四年安史之乱发生至今,正是十年。强移:勉强移就。一枝安:指他在幕府中任参谋一职。杜甫此次入幕府,出于为一家生活而勉强任职,虽是应严武盛情邀请,但也只是求暂时安居。 

  【韵译】: 

  深秋时节,幕府井边梧桐疏寒;独宿江城,更深人静残烛暗淡。 

  长夜里,号角声有如人的悲语;中天月色虽好,谁有心情仰看? 

  乱中四处漂泊,亲朋音书皆断,关塞零落萧条,行路十分艰难。 

  忍受困苦,我颠沛流离了十年;勉强栖息一枝,暂借幕府偷安。 

  【背景】: 

  代宗广德二年(764)六月,新任成都尹兼剑南节度使严武保荐杜甫为节度使幕府的参谋。做这么个参谋,每天天刚亮就得上班,直到夜晚才能下班。杜甫家住成都城外的浣花溪,下班后来不及回家,只好长期住在府内。这首诗,就写于这一年的秋天。所谓“宿府”,就是留宿幕府的意思。因为别人都回家了,所以他常常是“独宿”。 

  【赏析】: 

  首联倒装。按顺序说,第二句应在前。其中的“独宿”二字,是一诗之眼。“独宿”幕府,眼睁睁地看着“蜡炬残”,其夜不能寐的苦衷,已见于言外。而第一句“清秋幕府井梧寒”,则通过环境的“清”、“寒”,烘托心境的悲凉。未写“独宿”而先写“独宿”的氛围、感受和心情,意在笔先,起势峻耸。 

  颔联写“独宿”的所闻所见,诚如方东树所指出:“景中有情,万古奇警”。而造句之新颖,也令人叹服。七言律句,一般是上四下三,而这一联却是四、一、二的句式,每句读起来有三个停顿。翻译一下,就是:“长夜的角声啊,多悲凉!但只是自言自语地倾诉乱世的悲凉,没有人听;中天的明月啊,多美好!但尽管美好,在漫漫长夜里,又有谁看她呢?!”诗人就这样化百炼钢为绕指柔,以顿挫的句法,吞吐的语气,活托出一个看月听角、独宿不寐的人物形象,恰切地表现了无人共语、沉郁悲抑的复杂心情。 

  前两联写“独宿”之景,而情含景中。后两联则就“独宿”之景,直抒“独宿”之情。 

  “风尘”句紧承“永夜”句。“永夜角声”,意味着战乱未息。那悲凉的、自言自语的“永夜角声”,引起诗人许多感慨。“风尘荏苒音书绝”,就是那许多感慨的中心内容。“风尘荏苒”者,战乱侵寻也。诗人时常想回到故乡洛阳,却由于“风尘荏苒”,连故乡的音信都得不到啊! 

  “关塞”句紧承“中天”句。诗人早在《恨别》一诗里写道:“洛城一别四千里,胡骑长驱五六年。草木变衰行剑外,兵戈阻绝老江边。思家步月清宵立,忆弟看云白日眠。……”好几年又过去了,却仍然流落剑外。一个人在这凄清的幕府里长夜不眠,仰望中天明月,怎能不心事重重!“关塞萧条行路难”,就是那重重心事之一。思家、忆弟之情有增无已,还是没法子回到洛阳啊! 

  这一联直抒“宿府”之情。但“宿府”时的心情很复杂,怎能用两句诗写完!于是用“伶俜十年事”加以概括,给读者留下了结合诗人的经历去驰骋想象的空间。 

  尾联照应首联。作为幕府的参谋而感到“幕府井梧寒”,这就会联想到《庄子·逍遥游》中所说的那个鹪鹩鸟来。“鹪鹩巢于深林,不过一枝。”自己从安史之乱以来,“支离东北风尘际,飘泊西南天地间”,那饱含辛酸的“伶俜十年事”都已经忍受过来了,如今为什么又要到这幕府里来忍受“井梧寒”呢?用“强移”二字,表明自己并不愿意来占这幕府中的“一枝”,而是严武拉来的。用一个“安”字,不过是自我解嘲。看看这一夜徘徊徬徨、辗转反侧的景况,能算是“安”吗? 

  【评析】: 

  这首诗是依人作客,抒写旅愁,有一种百无聊赖之情。前四句写景,后四名抒情。首联写独宿江城,环境清寒;颔联写“独宿”的所闻所见;颈联写战乱未息,处世艰难;末联写漂泊十年,如今暂且栖安。全诗表达了作者悲凉深沉的情感,流露了怀才不遇的心绪。 

  杜甫的理想是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。然而无数事实证明这理想难得实现,所以早在乾元二年(759),他就弃官不作,摆脱了“苦被微官缚,低头愧野人”的牢笼生活。这次作参谋,虽然并非出于自愿,但为了“酬知己”,还是写了《东西两川说》,为严武出谋划策。但到幕府不久,就受到幕僚们的嫉妒、诽谤和排挤,感到日子很不好过。因此,在《遣闷奉呈严公二十韵》里诉说了自己的苦况之后,就请求严武把他从“龟触网”、“鸟窥笼”的困境中解放出来。读到那首的结句“时放倚梧桐”,再回头来读这首的“清秋幕府井梧寒”,就会有更多的体会。诗人宁愿回到草堂去“倚梧桐”,而不愿“栖”那“幕府井梧”的“一枝”;因为“倚”草堂的“梧桐”,比较“安”,也不那么“寒”。 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