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唐诗宋词精选>杜甫> 文章

杜甫

白丝行

来源:好妈妈发布时间:13-04-25

《白丝行》是著名诗人杜甫的作品,诗咏白丝实是感慨诗人自己:既要有所作为,又要保持自己洁白的品质。


作品概况

作品名称:白丝行
创作年代:唐天宝十二年(753年)
作者:杜工部
作品题材:七言古诗

作品原文

缫丝须长不须白,越罗蜀锦金粟尺。
象床玉手乱殷红,万草千花动凝碧。
已悲素质随时染,裂下鸣机色相射。
美人细意熨帖平,裁缝灭尽针线迹。
春天衣着为君舞,蛱蝶飞来黄鹂语。
落絮游丝亦有情,随风照日宜轻举。
香汗轻尘污颜色,开新合故置何许。
君不见才士汲引难,恐惧弃捐忍羁旅。

作品注释

简单解释

大意是说素丝喧染之初,便是沾污之时,尽管会染上“万草千花动凝碧”之色,但它洁白的本质已不复存在。待到“春天衣着为君舞”时,虽尊荣至极,却是被抛弃的开始。
杜甫其实是感慨自己:若保持天生的素质,便没有人理睬;若想要有所作为,又保不住天生的素质,而且最后还难免落个被弃置的下场。
“金粟尺”是指码星用粟米一样小的金子镶成的尺子,用来量取贵重物品。
“象床”是对络丝时所坐的床的美称。古代缫丝之后有络丝的程序,是将络丝车放在床上进行操作的。此句与下一句是互文。
“鸣机”是指织绸的机器。“羁旅”是指痛苦的旅程。
缫丝的时候希望它尽量长,而不在意它有多白净,越地的罗和蜀地的锦都要用镶有金粟的尺子来量(意为贵重)。络丝之后,用各种花草的染料将它染成美丽的颜色。这时已经因素净的质地被恣意染色而悲伤,但当它从织机上被剪下时仍然为它的华美而赞叹。
小心地将它熨得服贴平整,裁缝用它来制衣时将针线的痕迹都掩盖起来。春光明媚的时候穿着这样的衣服为了你翩然起舞,美好的样子引来蝴蝶围绕、黄鹂啼叫,连飞扬的柳絮和飘荡的柳枝似乎也含情意,衣裙随风摆动,轻柔随身。嫌薄汗和些许尘土污染了它的美丽,衣服打开来穿的时候还是新的,脱下来的时候已成了旧装不知道放在哪里了。
你不知道吧,那些有才华的人要被赏识有多么的困难,即使被起用了,又害怕哪一天会被弃置,这样的赏识对他们来说也是痛苦而又难熬的旅程啊!

杜诗详注

此诗当是天宝十一二载间,客居京师而作,故末有忍羇旅之说,当依梁氏编次。师氏谓此诗乃讥窦怀贞。鹤云:怀贞亡于开元元年,公时才两岁,于年用不合。
缲丝须长不须白①,越罗蜀锦金粟尺②。象床玉手乱殷红③,万草千花动凝碧④。已悲素质随时染⑤,裂下鸣机色相射⑥。美人细意熨贴平⑦,裁缝灭尽针线迹⑧。
(此见缲丝而托兴,正意在篇末。上段,有踵事增华之意。欲成罗锦,用尺量丝,故须长;所织花草,色兼红碧,故不须白。熨贴裁缝,制为舞衣也。象床,指机床。玉手,指织女。乱殷红,谓经纬错综。动凝碧,谓光彩闪铄。)
①《记》:“夫人缫三盆手。”【朱注】《广韵》:缫,绎茧为丝也,缲同。鲍照诗:“缲丝复鸣机。”②《唐书》:越州土贡花文宝花等罗。魏文帝诏:“每得蜀锦,殊不相似。”何逊诗:“金粟裹搔头。”尺以金粟饰之,富贵家之物。③《国策》:孟尝君至楚,献象床,直千金。江淹赋:“惜玉手之空伫。”《广韵》:“殷,赤黑色。”《左传》:“左轮朱殷。”④王子安《青苔赋》云:“萦修树而凝碧。”⑤王彪之诗:“丝染墨悲叹,路岐杨感悼。”庚信《连珠》:“白羽素丝,随其所染。”⑥谢朓诗:“望望下鸣机。”【朱注】色相射,五色射人也。⑦《班彪传》:“细意委曲。”《南史》:何敬容衣裳不整,伏床熨之。杨慎曰:《王莽传》有威斗,即尉斗也。威与尉音相近,本音畏,转音郁。《隋书》:李穆奉尉斗于杨坚曰:“愿公执威柄,以尉安天下。”史炤《通鉴释文》:尉斗,火斗,持火以申缯也,俗加火作熨。《说文》尉与炽本一字,从上按下也。又,持火申缯也。今俗言平曰尉帖。杜诗“美人细意熨帖平”是也。又,白乐天诗:“金斗熨波刀剪文。”⑧曹植乐府:“裁缝纨与素。”春天衣著为君舞①,蛱蝶飞来黄鹂语②。落絮游丝亦有情③,随风照日宜轻举④。香汗清尘污颜色⑤,开新合故置何许⑥。君不见才士汲引难⑦,恐惧弃捐忍羇旅⑧。(下段,有厌故喜新之感。蝶趁舞容,鹂应歌声,落絮游丝乘风日而缀衣前,比人情趋附者多。一经尘汗污颜,弃置何所,见繁华忽然零落矣。士故有鉴于此,不轻受汲引而甘忍羇旅,诚恐一旦弃捐,等于敝衣耳。玩末二语,公之不屑随时俯仰可知。此章两段,各八句。)
①徐君倩诗:“衣著一时新。”鲍照诗:“催弦急管为君舞。”②何逊诗:“黄鹂隐叶飞,蛱蝶萦空戏。”③庚信诗:“落絮鹅毛下。”徐陵诗:“柳絮飞还聚,游丝断复结。”④庚肩吾诗:“桃红柳絮白,照日复随风。”照日宜轻举,谓丝絮飘飏,与衣之轻举相宜。《楚辞》:“愿轻举以远游。”⑤六朝诗:“朱颜润红粉,香汗沾玉色。”古诗:“空床委清尘。”邢劭诗:“桃李无颜色。”⑥衣裳在笥,故有开合。汉艳歌:“乍开乍合。”《世说》:桓冲妻曰:“衣不经新,何由而故。”阮籍诗:“君子在何许。”⑦嵇康《琴赋》:“历世才士,并为之赋。”《刘向传》:禹稷与皋陶,传相汲引,不为比周。汲引难,难就荐引也,即记难进易之难。⑧魏甄后《塘上行》:“莫以豪贤故,弃捐素所爱。”《左传》:“羇旅之臣。”《汉书》张晏注:“羇,寄也。旅,客也。”钱谦益曰:《傅咸集》载郭泰机诗云:“皦皦白素丝,织为寒女衣。寒女虽妙巧,不得秉机杼。天寒知运速,况复雁南飞。衣工秉刀尺,弃我忽若遗。人不取诸身,世事焉所希。况复已朝餐,昌由知我饥。”此诗用泰机之诗而反之。泰机以白丝寒女自喻,而致憾于衣工之弃我,以冀咸之相荐。公诗谓白丝素质,随时染裂,有香汗清尘之污,有开新合故之置,所以深思汲引之难,恐惧弃捐而忍于羇旅也。
鳌按:诗咏白丝,即墨子悲素丝意也。已悲素质随时染,当其渲染之初,便是沾污之渐,及其见置时,欲保素质得乎?唯士守贞白,则不随人荣辱矣。此风人有取于素丝欤。

作者简介

杜甫(712——770),字子美,祖籍襄阳(今湖北襄樊),出生于巩县(今属河南)。早年南游吴越,北游齐赵,因科场失利,未能考中进士。后入长安,过了十年困顿的生活,终于当上看管兵器的小官。安史之乱爆发,为叛军所俘,脱险后赴灵武见唐肃宗,被任命为左拾遗,又被贬为华州司功参军。后来弃官西行,客居秦州,又到四川定居成都草堂。严武任成都府尹时,授杜甫检校工部员外郎的官职。一年后严武去世,杜甫移居夔州。后来出三峡,漂泊在湖北、湖南一带,死于舟中。杜甫历经盛衰离乱,饱受艰难困苦,写出了许多反映现实、忧国忧民的诗篇,诗作被称为“诗史”;他集诗歌艺术之大成,是继往开来的伟大现实主义诗人。



最新文章